万维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从赤虹宗出来之后,皇宇辰以为自己终于摆脱了那种被人左右的情况,他自己选择进入蛮荒丛林,选择去寻找之前父王的老路,他认为这些都是他自己选择的道路,没有任何人安排,但经过吕之卉的几句话之后,皇宇辰悲哀的发现,这样的情况其实根本就没有改变。

  自己来蛮荒丛林,好似从很早开始就已经被人安排好了,自从自己从苍茫山回来之后,父王的消息就有意无意的指向蛮荒丛林之中的洞穴,皇宇辰除了知道这里有一个洞穴之外,其他一无所知,一直被蒙在鼓里。甚至后面叶观曾经单独找过自己一次,语重心长的和自己说了让自己来这个洞穴看看的话。

  现在想想,叶观当时很清楚蛮荒丛林的情况,他和父王进入蛮荒丛林,也必然进入了春湖永城,也必然知道和了解饲生兽的情况,但叶观这些都没有和自己说过,只字未提。

  皇宇辰现在甚至都还清楚的记得叶观离开东王府要去天清城之前,刻意用很低的声音告诉自己,一定要来这里。现在回想起来,恐怕当初叶观和父王从春湖永城出来,就已经订好了一定要让人再回来的计划,而执行这个计划的最佳人选就是自己。

  不光叶观的表现奇怪,自己的师伯徐修平也十分奇怪,他居然给了齐正业和刘兴安一份比较详细的地图,目的就是让他俩和自己一同来蛮荒丛林,皇宇辰现在甚至分不清楚徐修平的意思,他到底是想让自己选择来这里,还是让齐正业和刘兴安看着自己,让自己必须来这里。

  不过无论如何,来到蛮荒丛林之后,皇宇辰发现所有的事情和线索都指向了这里,即便之前叶观等人对自己都有所隐瞒,但最后要解开这诸多秘密的也只有自己。

  平心而论,皇宇辰其实并不怨恨吕之卉,他不怪吕之卉隐瞒了自己,因为这种情况在他身上已经习惯了,他身边的许多人,自始至终都没有将完全的事实真相和自己说过,就和吕之卉是一个样子;如此亲密的关系都不能和自己全盘拖出,何况一个才认识不久的吕之卉。

  皇宇辰拖着沉重的身体,走到五合阵附近,而后盘膝坐下,胸口的伤势隐隐作痛,体内能量虽然已经在阵法的运转之下达到了饱和状态,但他的精神情况却不容乐观,对后面的战斗,皇宇辰没有什么必胜的把握。他不知道这样拼命到底为了什么,父王战死了,临死之前一句话都没有留下,皇宇辰现在甚至觉得自己父王的战死是一个阴谋,一个自己父王自己布置的阴谋,只是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这一点。

  大哥做了祈天的皇帝,这完全和当初父王给东王府定下的目标不符,而且这个变化太快了,从得知自己父王战死到大哥登上皇位,一共都没有一年的时间,他已经和自己大哥很久没见,不知道大哥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。

  二哥皇永宁,他还是不是自己,皇宇辰都分不清了,

  道现在他都不能接受自己二哥对自己刀兵相向的样子,那种决绝又淡然的眼神,现在皇宇辰还心有余悸。

  三哥皇阳辉,最近这段时间以来皇宇辰和三哥接触的太少,他现在被派去南境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见面的机会。

  东王府的四个子弟,现在天各一方,因为祈天内部混乱的原因,东王府也和之前大相径庭了,皇宇辰所熟知的亲人都在做自己的事情,皇宇辰也不清楚他们到底有什么目的。

  看着正在五合阵中挣扎的白衣人,皇宇辰陷入了迷茫之中,原本他想解开笼罩在自己心间的秘密,然后回东王府好好生活,回到以前那样无忧无虑的日子,但现在他却发现,可能无论自己再怎么努力,这个目标也是无法实现的了;该去的人已经去了,不该去的人也在去的路上。总之,所有的人都没有停在原地,好似也没有要回归之前生活的样子。

  诺大一个东王府,好似只有皇宇辰自己想回到之前的生活,好想也只有他想解开当年的秘密,但这一切都意味着什么,皇宇辰自己却根本不知道。

  就比如现在自己要面临的情况,他莫名其妙的卷入了一场必须拼命的试炼之中,在此之前他一点都没有准备,而且不知道这试炼对自己有什么意义。好似他碰到的所有事情都是秘密,都需要自己一步一步的去解开;当吕之卉和皇宇辰说出了那句话之后,皇宇辰内心之中感到的不是愤怒,而是疲惫,一种发自内心的疲惫。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万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才邪医只为原作者皇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皇尘并收藏万维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