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维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天绝散人很认真的考虑了皇宇辰提出的条件,思索了好一会,这才抬头,轻声道“好。”言罢,他看向身旁的林依依,神色坚定。

  林依依被天绝散人看的一愣,旋即明白了他是什么意思,立刻一脸焦急,看向天绝散人,道“师父,你真打算给他?”

  “自然,本就准备好的,自然要给。”天绝散人面色平静,语气平缓。但在他面前的林依依却是一脸焦急之色,好像要她拿出来的东西真的是什么罕见的宝贝一样。天绝散人看林依依的样子,微微皱眉,沉声道“拿出来。”

  林依依很不情愿,狠狠的瞪了皇宇辰一眼,而后径直走入了身后的石门之中。

  她这一眼瞪得皇宇辰有些莫名其妙,伸手抓了抓头,无奈的看着天绝散人。在皇宇辰认为,自己讨价还价,这本就是平常事,哪有什么都不付出就能得到好处的,但林依依的表现,好似这天绝散人准备给自己的东西,是什么特别贵重之物。

  天绝散人面无表情,也不再冲皇宇辰笑了。之前一直和颜悦色,是因为在他心中,也和左心一样,将皇宇辰当成了一个不谙世事的王公子弟,甚是好骗,而且袭击许风,对皇宇辰本身也有好处,若能进入时空之门,或许可以逆转过去,救下东王。但现在看来,这皇宇辰虽情绪波动较大,但在关键问题上,还是寸步不让,想靠之后的利益诱惑他,怕是没什么可能了。

  天绝散人瞄了一旁的左心一眼,却见他还是一脸事不关己的表情,正较有兴趣的看着皇宇辰。天绝散人微微皱眉,隐隐觉得这事情好像不大对劲。关于皇宇辰的情报都是左心带给自己的,关于皇宇辰的脾气秉性,做事方法,行事手段,都是左心和自己说的,而后针对皇宇辰,天绝散人做了较为周密的计划,但这计划中,一直将皇宇辰当做一个不谙世事的王公子弟。

  然而真正交谈之后才知道,之前很多事情虽然对,皇宇辰也的确在得到东王确切消息之后崩溃了,但这并未让他达成原有的目的。皇宇辰并未因为一时冲动而答应自己的条件,现在反而更加确定自己对时空之门势在必得,开始坐地起价了。

  在这个瞬间,天绝散人甚至觉得是不是左心和皇宇辰是一起的,在合起伙来诓骗自己。不过转瞬他就将这样的想法抛诸脑后了,因为这是不可能的。毕竟左心是被他抚养章法,一身的修为也是自己教导,不到万不得已,左心绝不会背叛自己。

  想到这,天绝散人又看了皇宇辰一眼,心中思绪万千,想着后面要怎么对付这个小子。

  片刻没有人说话,不多时,林依依从身后的石门出来,手中端着一个古朴的木盒,走到天绝散人身侧,将这木盒平平整整的放在石桌之上,看那样子,对木盒中放置的东西,格外在意。

  天绝散人深深的看了一眼石桌上的木盒,再抬头看向皇宇辰,轻声道“小友,这里,便是老朽为小友准备的保命之物。”言罢,伸出双手,打开面前的木盒,从里面拿出一件看着十分普通的软甲,双手托着,示意给皇宇辰看。

  隔着一个石桌,看的并不十分真切,看看起来这就是十分普通的软甲而已,而且材质也并不考究,皇宇辰不由微微皱眉,轻声道“天绝前辈,您这保命之物,也有点……”他故意没说后面的话,一面引起旁边几人的怒意,毕竟看林依依和天绝散人的表现,这东西对于追日宗来说,应该较为贵重。

  “你懂什么?”果然,林依依闻言,立刻杏眼圆睁,语气有些激动,遮面的轻纱不时晃动,道“这是我追日宗重宝,天蚕甲,已历数代,可抵万物侵蚀,你眼拙不识,就不要胡乱说话。”

  皇宇辰哑然,他不是没见过贵重的软甲,虽然他自己没有,但在东王府中,还是见过几件,不过这东西一般都由坚韧的贵重尽数编制而成,穿在身上难免影响身法,一般都是给毫无修为根基的上层人物使用的,对于东王府高层来说,这软甲如同鸡肋。不过看林依依的样子,这东西好像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。

  “小友,此物名天蚕甲,以雪山天蚕蚕丝炼制而成,并用温润的木斗气滋养多年,可抵万物侵蚀,常人穿了,可抵一般修士一掌不死,若小友穿了,灌入斗气,可抵武师全力一击不死。”天绝散人将天蚕甲托在手上,上下动了动,这甲衣如同平常衣物,随着他的手掌上下翻飞,好似没有任何重量。轻轻将这软甲扔到空中,软甲好似一片树叶,缓缓向下飘落,轻如符纸。

  “呼!”一声破空之声,天绝散人伸手打出一道拳印,径直击在飘在天空之中的软甲之上,这软甲在拳印接触的一瞬间,忽然爆出莹莹光辉,径直将这拳印弹开。这拳印呼啸而出,打在一旁的石壁上,留下一个清晰的拳头印记。

  天绝散人身影微动,上前一步,接住了飘落而下的软

  甲,看向皇宇辰,面带微笑。

  见此情形,皇宇辰眼前一亮,立刻张口道“怎么,天绝前辈要将此物送我?”

  “呵!”左心嗤笑一声,看着皇宇辰,道“你真是好大面子,张口就要我追日宗重宝,想的倒是美。能借你用就不错了,还送你。”

  “呵呵呵。”左心一旁的黄语嫣掩面轻笑,道“皇公子真是贪心,方才还说要一个保命手段,见了宝物,便立刻想据为己有了。”

  林依依没说话,胸口一阵起伏,看来也是气的不轻。

  皇宇辰觉得有些尴尬,他却是有些心急了,这软甲确实和他之前见过的不同,轻若纱衣,天绝散人托在手上,好似空无一物。这样的东西,他当然喜欢。

  讪讪了笑了一声,皇宇辰收回了盯着天蚕甲的目光,而后看向天绝散人,轻声道“前辈的意思,是打算让我穿上这天蚕甲,近身偷袭许风?”

  “是。”天绝散人点头道“许风到底是什么修为,我尚且不知,但绝不会超过武师级别,小友穿上天蚕甲,正面抵御此人一击,已是足够。只需拖得一息时间,剩下的事,便与小友无关了。”

  皇宇辰闻言,略作沉吟,这天蚕甲看着是不错,但若让他就这么犯险,心中还是不愿,不过现在身处他人地方,自己也不能太过分,现在也只能先答应,而后在随机应变。

  想了想,皇宇辰抬头,对天绝散人道“好,我同意,不过若擒获许风之后,我还要仔细的研究一下那个时空之门,看看其中到底有何奥妙。”

  天绝散人随即露出了一丝笑容,将天蚕甲单手拖着,走到皇宇辰身侧,对皇宇辰低声道“这些都好说,只要能拿下许风,时空之门就是我们的,到时想怎么研究就怎么研究。”而后,他将手上的天蚕甲放在皇宇辰面前的桌子上,轻声道“小友只需将这软件穿在身上,而后老朽告知小友破解术法的办法,准备妥当之后,便可给那许风传递信息,将其因至此地。”

  皇宇辰轻轻的点了点头,看着眼前的天蚕甲,眉头微皱,感觉有些不大对劲,伸手将天蚕甲拿在手中,感觉一阵凉意,这软甲真的轻若纱衣,抓在手中如若无物。手中抓着天蚕甲,皇宇辰环视了一下在场的所有人,此刻所有人的眼睛都看向皇宇辰,神色各异,只有林依依一直看着皇宇辰手中的天蚕甲,柳眉微蹙,也没了方才的那种恼怒之色。

&ems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万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才邪医只为原作者皇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皇尘并收藏万维最新章节